公司动态:
首页 > 信息动态  > 公司动态

沈阳声乐培训介绍伟大的行吟诗人——崔健

来源:www.musichs.com 发布时间:2017年10月30日

沈阳声乐培训介绍伟大的行吟诗人——崔健

上世纪八十年代,在北岛、顾城等诗人用文字引领一代诗风的时候,有一个人披着齐头帘,抱着把吉他,用摇滚点燃了几代人的沉闷岁月。作家王朔形容他是“最伟大的行吟诗人”,而散文家周国平则说:“大家都在追逐短平快,但他依然在孤独地进行一些坚实的思考。这种严肃的追求,可能因为时代的反差,更显得可贵。”

他就是“中国摇滚之父”——崔健。


1966-1976,十年文革,长期的阶级斗争使人们的思想变得敏感固守,谁也不敢轻举妄动,生怕招来杀身之祸。同时经过农业生产合作社、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等农业集体化运动,集体主义已深深扎根在人们思想里,公众的自我意识也逐渐淡化,在那个时期,人们唱的歌,几乎都是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》、《东方红》等革命歌曲,人们的生活充满了浓厚的政治色彩,谁也不敢说要追求自己的幸福,要改善自己的生活。

沈阳声乐培训 1986年,文革已结束十年,国人已从文化大革命中缓过气来,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的伟大时期,旧的封闭状态被打破,集体主义的价值观开始松动,公众的自我意识开始复苏,人们的呐喊就像一堆干柴,只等一把火让它燃烧。

于是,崔健出现了。

19865月,北京首都体育馆,崔健穿着肥大的藏蓝色中式罩衫,黑色“秋裤”的裤脚一高一低,又厚又密的齐头帘几乎遮住了眼睛,格格不入的着装让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崔健,活像一出荒诞剧。然而,历史往往都是不小心酿成的,一首横空出世的《一无所有》:

      “我曾经问个不休,你何时跟我走,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”

沧桑而沙哑的嗓音,就像一颗威力无比的炸弹,引燃了当时整个体育馆,全场爆发出了潮水般的欢呼声,就像一个小烟头,点燃了那个年月在封冻中等待得太久、哆嗦得太久的人们。原来,个人的幸福是如此地激动人心,让人无法抗拒。

随后,崔健在内地逐渐走红,在年轻人中刮起了一阵“崔健热”,就连文雅的北大学子,也成了支持崔健的狂热分子,他们还成立了中国最早的歌迷组织——北大崔健后援会。歌迷们这样评价崔健的演出:“即使他在唱慢歌,你也很难坐着听完。”而导演张元则说:“我很难具体跟你描述现场听崔健是一种什么感觉,最准确的表达,可能就是一种力量。”

没错,那是一种力量,一种思考的力量。崔健读书不多,他的思考不是思辨和富于逻辑的,而是建立在最根本生存状态下的一种社会思考。在《蓝色骨头》中,崔健用通俗的说唱方式道出了他对于中国社会的思考,他说:

红色 黄色和蓝色
       分别代表人的心 身体和智慧
       如今这三个颜色统统被泥土盖了起来
       就象眼前这个社会的大酱缸
       多年的政治运动使人们厌倦了红色
       周围黄色的肉体已经把灵魂埋没
       只有扭曲一下我自己 抬头看看上面
       原来是少有的一片蓝蓝的天空
       红色已经把鲜血污染了
       真不知血和心到底哪个是热的
       阳光和灯光同时照着我的身体
       要么我选择孤独   要么我选择堕落
       蓝色的天空给了我无限的理性

这是一种深邃的思考,社会在他眼中是一个大染缸,所有身在其中的人都无可避免地沾染不同的颜色,明白自身的无可奈何;这是一种积极的思考,他没有埋怨这个社会,而是说“我就是一个春天的花朵,正好长在一个春天里。”尽管身处不如意中,他仍试图引导人们去追求自由,以及现实生活的幸福。

罗曼·罗兰曾说: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,依然热爱生活。”当我们曾满怀希望地投入生活,埋头工作时,难免有时候会觉得为什么自己长期的努力得不到回报,为什么我已每天奔跑在梦想的路途中,却仍然是一无所获?那时,我们也许会感觉自己被生活所欺骗,因为如今的生活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!

当我们心中有很多怨言时,不妨想想自己的家人,那些多么可爱而亲切的面容,想想自己的朋友,他们对自己的鼓励无法辜负,甚至想想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美食,我们怎么可以轻言放弃?要么我选择孤独,要么我选择堕落。抬头看看头顶的天空,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事物,眼前痛苦的苟且怎能阻挡我追逐诗意和远方?

其实,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,“崔健是谁”会是一个问题;而对于当年的歌迷来说,“崔健还是崔健吗”才是一个问题。随着时间流逝,当初的歌迷也逐渐老去,从政的从政,经商的经商,没有谁愿意一直愤怒地活下去,因为那太累了,丢失了当初的不羁,变得与柴米油盐酱醋茶妥协共生,游弋在日常生活中。

或许,我们会循规蹈矩一直等到退休,而崔健却会写一辈子自己的歌,因为,他曾说“只要我有笔,谁也拦不住我”,如此执着勇敢的灵魂,愿意在深邃的吉他声里呐喊一辈子,自由自在地度过这一生,像屈原一样在汨罗河边行吟低唱,说着属于自己的《离骚》。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