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动态:
首页 > 信息动态  > 公司动态

沈阳声乐培训丨不要阻止我唱歌,这是我现在唯一拥有的了

来源:www.musichs.com 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06日
沈阳声乐培训如果要为法国找一个代名词。不会选浪漫、不会选奢侈品,也不选卢浮宫或者雨果……我心中的答案是“小姑娘”——香颂天后“艾迪特·皮雅芙”。
 
沈阳声乐培训无论是她,还是她的香颂,都集合了这个国度的关键性格。看她,听她,法兰西就在眼前了。
 
你看,就连著名影星玛琳·黛德丽都这么说:“那晚她演唱的时候,我就身在巴黎。在街上,在巴黎的天空下。她的嗓音就是巴黎的灵魂。”

流浪 ·妓院 ·街头卖唱

1915年,皮雅芙出生在巴黎美丽城。父亲是跟着马戏团到处奔走的杂技演员,母亲是流浪歌手。年幼的皮雅芙总被父母推来推去。为了实现成为艺术家的梦,父亲将皮雅芙留给母亲,母亲将她托付给外祖母,父亲参军前,又将她送到诺曼底,请经营妓院的祖母照顾她。

童年的皮雅芙在父母身上未曾得到过足够的关心和关注,却在妓院得到了爱,妓女们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,教她唱歌,哄她入睡,甚至凑钱为她医治角膜炎。在那里,她算是过上了相对稳定快乐的生活。
 
然而父亲退伍后,她又被带走,跟着父亲街头卖艺。为了生计,十四岁时,她不得不在公共场合卖唱,唱的第一首歌是法国国歌《马赛曲》,她永远记得,因为当时她只会这一首歌。
 
回忆起童年的经历,皮雅芙曾感慨:“我的少年时代,可能显得可怕,但却是美好的。我哪儿都住过——红灯区、比加尔(蒙马特一带)……我挨过饿,受过冻,但我自由自在。我可以不起床,不睡觉,酒醉、梦想、希望。“
 
玫瑰人生,罂粟味道

街头的皮雅芙也会幻想自己今后的生活,但无非是从一个街头唱到另一个街头。当时的她更想不到的是,在并不久的将来,她会成为法国的传奇人物。“法国最伟大的二十首香颂”中,有三首是她的歌:《玫瑰人生》、《爱的礼赞》、《不,我不后悔》。它们甚至比她第一次卖唱时唯一会唱的《马赛曲》还要出名。
 
她的歌唱事业异常炫目,闪耀着法兰西式的光芒,个人生活却感染了法国小说一向的特点,浪漫色中掺杂着浓重的悲剧色。也许是在降生前用爱情和幸福向上帝兑换了香颂天赋。她的爱只允许分给音乐和大众,不能被某个人轻易霸占。不然爱会像个梦靥,一旦被触发,她必将受到伤害,而那个幸运儿会受到惩罚。从童年到离世,这个梦靥不停地循环往复。
 
这样的生活摧毁她的心智,又激发她创作和唱歌。所以,她的歌背后总有一个人,这些人让她成为艾迪特·皮雅芙。
 
《乡下姑娘》 
从小麻雀到巴黎女神   
 
Les mômes de la cloche
Edith Piaf - Nostalgie Vol.1 1933-1941


香榭丽舍大道上曾有家叫做“le Gerny's”的高级酒吧,当时的上流社会人士经常在此出入。有一天,酒吧老板路伊·蕾佩在附近的街道上“捡”到了一个卖唱的“小姑娘”,小姑娘已近20岁,身高只有147cm,像小鸟一样娇小的身材里涌出的声音却有着惊人的爆发力。路伊给“小姑娘”取了一个名字“皮雅芙”(法语中小麻雀的意思)。

路伊是皮雅芙的伯乐,也是她的大恩人。他为她的第一次登台筹划了隆重的音乐会,邀请到了圈内的名流,有作曲家、演员、电影导演、知名经纪人等。皮雅芙后来的不少合作者都是在这次音乐会上结识。那天,皮雅芙唱了一首《乡下姑娘》,一曲走红。
 
皮雅芙26岁那年,路伊被人劫财后杀害。媒体怀疑他的死与皮雅芙有关,将她渲染成忘恩负义的谋杀者,皮雅芙被推上了风口浪尖。恩人离世、名声为负,很长一段时间,皮雅芙都沉沦在巨大的舆论漩涡中,无法脱身,她觉得自己完了。
 
当时听皮雅芙唱《乡下姑娘》的圈内人士中,有一位叫雷蒙·阿索的男士,他是词人也是诗人,更是皮雅芙的超级粉丝。后来皮雅芙聊起他时,称他为:教会我成为人的人。
 
雷蒙带她从风波中逃离,并在艺术和礼仪提升上给予了皮雅芙巨大的帮助。他指导皮雅芙如何在唱歌中投入丰富的感情、如何应用肢体语言,教会她优雅地唱歌。很少阅读的皮雅芙在雷蒙的引导下接触了文学,还读到了人生第一本小说:杰克·伦敦的《野性的呼唤》。她作词的技能也是在这段时间培养出来的。
 
皮雅芙身上的市井气褪去,乡下的小麻雀脱胎换骨,成为上流社会的尤物,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性感高贵女性应有的魅力。“他让我成为一个女人和一个明星,而不是一个一群人围着,听你声音的现象——就像在集市上看一个稀有动物一样。”

几年后,雷蒙·阿索参军,皮雅芙带着雷蒙为她起的新艺名“艾迪特·皮雅芙”一步步走向法国香颂的巅峰。

《玫瑰人生》  
当他拥我入怀,我看见玫瑰色的人生  

La Vie En Rose
Edith Piaf - Timeless Love Songs

30岁那年,皮雅芙遇上了比她小6岁的年轻歌手伊夫·蒙当。伊夫身材高大,长相帅气,十分迷人,又与皮雅芙有着类似的童年经历,皮雅芙对他既欣赏又爱护。
 
像雷蒙教导她一样,皮雅芙全力打造伊夫:她纠正伊夫带有意大利口音的发音,精心为他挑选曲目,让她的御用作曲家为伊夫写出了成名曲《Battling Joe》。皮雅芙甚至将当时年轻的创作歌手组合Cmopagnons de la Chanson收入麾下,专为自己和伊夫写歌。
 
三年后,伊夫从一个小歌手跻身法国一线香颂歌手行列。也是这一年,皮雅芙与伊夫分手,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得足够多了,伊夫也已不再需要她的帮助,为了不让伊夫尴尬,她悄然退出。
 
分开后不久,伊夫在他的名曲《枯叶》中,这样唱道:

这首歌与我们如此相似 / 当时你是这样爱我 / 我也这样爱你 / 然而生活分开 / 我们轻轻地 / 没有半点回声 / 就像大海洗褪情人留在沙滩上不再协调的脚印
 
不,她们的爱情并非没有回声,而是响彻时空。他们的爱情“结晶”——《玫瑰人生》,是皮雅芙亲自填词的第一首歌,为伊夫而写。它一直不断生长,从一个世纪盛开进另一个世纪:

他的双唇吻我的眼 / 嘴边掠过他的笑影 / 这就是他最初的形象 / 这个男人,我属于他 / 当他拥我入怀 / 低声对我说话 / 我看见玫瑰色的人生

艾迪特·皮雅芙-玫瑰人生(La Vie En Rose)

《爱的礼赞》  
我的呼吸与你相连   

Hymne a L'Amour
Edith Piaf - Unusual Friendship

与伊夫分开后,皮雅芙前往美国发展。在纽约的一个酒会上,她与知名拳击手马赛尔·赛尔当相识。不同领域的两个人因为彼此的才能和性格相互吸引,香颂天后与世界拳王,义无反顾地投身爱情之中。两个人身份特殊,马赛尔又是有妇之夫,他们的感情成为当年各大报纸上的大头条。
 
虽然已有过几段恋爱经历,但遇到马赛尔的皮雅芙,反倒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,她的灵魂带着她最深的爱,毫无保留地都给了他。
 

因为工作,两人无法经常在一起。他不在,她总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思念。来往的书信,冲淡不了想念,反而让思念更加浓烈,浓到窒息:

头顶上的蓝天会崩塌 / 脚下的大地也会塌陷 / 有什么关系,只要你爱我 / 全世界都与我无关……我要走到世界尽头 / 我可以把头发染成金色 / 如果你这样要求 / 我会去摘月亮 / 甚至偷窃
 
49年的10月的某天,马赛尔在皮雅芙急于见面的期盼中,登上了一架永远到不了目的地的飞机,遇空难不幸身亡。热恋中皮雅芙在接到消息后的当晚,照常在纽约登台。“今夜,我为马赛尔而唱。“因为悲痛,她一度在舞台上晕厥。
 
如果有一天生活把你从我身边剥夺 / 如果你死在远离我的他乡 / 也没有关系,因为你爱我 / 因为我也会死 / 而“我们”会永恒 / 在所有广阔的蓝里 / 在没有问题的天际

她曾在给他的情书中写道:我的呼吸与你相连。他不在了,走的时候也带走了她的呼吸。

《我的老爷》 
再来一次,先生   

Milord
Edith Piaf - Edith Piaf: Douce France

失去马赛尔的皮雅芙靠酒精麻痹自己。她与美国歌手伊迪·康斯坦丁交往,连遇两起车祸,差点要了她的命,在治疗过程中,染上了毒瘾。
 
酒精和吗啡暂时平复她身体和心灵的痛,但它们的副作用让她早衰。她佝偻着腰,颤抖着双手,还未到40岁,看上去已像60岁的老人。
 
1952年,她与歌手贾克·皮欧斯结婚,第一次得到了梦想中的婚礼,很多人以为这段婚姻能让她从与马赛尔的感情中走出来,但它只维持了4年。
 
两年后,皮雅芙遇到创作人乔治·穆斯塔基,乔治温柔的爱让她又有了创作的冲动,她写下了《我的老爷》,慰藉自己和同自己一样的人的爱情:

来啊 先生 / 坐我这桌 / 外面那么冷 / 这里很舒服 / 顺其自然啊 先生 / 放松啊 / 您的悲伤放我心 / 您的脚放椅子上 / 我懂您啊 先生……
振作点 先生 / 笑给我看 / 再努力一点 / 就这样 / 笑吧先生 / 唱歌吧先生 / 跳舞吧先生 / 好啊 先生 / 再来一次 先生
 
爱依然按照它的规则发展,一边得到,一边失去,至始至终陪着她的只有音乐“不要阻止我唱歌,这是我现在唯一拥有的了!”
 
她来往法国及美国进行巡回演唱,在卡内基大厅、在奥林匹亚音乐厅演出。她多次在舞台上晕倒,注射吗啡后,又上台重新唱。朋友说她这是在玩命。“那又怎样?总得玩点什么。“不然成为艾迪特·皮雅芙干什么?
 
在被媒体称为“巡回自杀“的巡回演唱会上,音乐让她一次次放松、振作、努力、再来一次。

《爱情有何用?》  
没有爱,活着为了什么?  


A quoi ça sert l'amour ?
Edith Piaf;Theo Sarapo - 100ème anniversaire - Best of 20 titres

陪在她身边最后的男人叫迪奥法尼斯,比皮雅芙小20岁,是一位希腊歌手。她叫他Sarapo(萨拉伯),希腊语中”我爱你“的意思。

他们结婚,合唱了皮雅芙的最后一首歌《爱情有何用?》
在歌曲中她问自己,也许这个疑问困扰了她很久:

我听说 / 爱情让人痛苦 / 爱情让人痛哭 / 那爱情有何用?
 
尽管爱如此对待她,在回忆和问过自己后,她又坚定地回答:

爱给我们带来欢乐 / 眼里充满着泪水 / 是悲伤,也是美好!
生活中如果没有爱 / 没有欢乐 没有忧伤 / 我们活着为了什么?
 
她一直坚信“没有爱,我们什么也不是。“
 
《不,我不后悔》  
 好的,我欣然接受;坏的,我无所谓   

Non Je Ne Regrette Rien (Live L'Olympia 1960)
Edith Piaf - Edith Piaf At The Paris Olympia

这是专门为她写的歌,也是最像她的歌。那天,她步履蹒跚地走进客厅,她已经放弃了奥林匹亚音乐厅的演唱邀请,对于这次见面,她是排斥的。但当对方弹唱起:
不,没什么 / 不,我一点都不后悔 / 好的或坏的对我来说都一样 / 好的,我欣然接受 / 坏的,我无所谓
 
她颤巍巍地站起来,“我就是这样!令人不可置信。是我!是我的生命,是我!“她含着泪对周围的人及自己说道。
 
在著名的奥林匹亚音乐厅里,皮雅芙的声音曾无数次响起过,最后一次在此登台,她用这首《不,我不后悔》总结了她的一生,对所有人、所有事,说出了压抑在内心,疲于表达的话。没有比它更合适的了。
 
离开这个世界时,她才47岁。法国为她举行了国葬,她走时,十万歌迷自发来为她送行。她在她的新家拉雪兹神父公墓入住,身边睡着的,是她两岁夭折的女儿(17岁时所生,得脑膜炎而死)。
 
众人眼里,皮雅芙一生都在流浪,从身体流浪到精神流浪,半生被疾病和伤痛缠身。尽管有音乐慰藉,可精神和身体上双重的痛,是一般人无法体会的。但她的闺密却在传记中说,“她不悲伤,她总在欢笑”。
 
我相信她闺蜜的话。因为事实上,身为这样的艾迪特·皮雅芙是怎样一种体验,皮雅芙已亲口告诉过我们了。
 
你最喜欢什么颜色?
皮雅芙:蓝色
 
你最喜欢哪道菜?
皮雅芙:烤牛肉
 
会愿意过平淡的生活吗?
皮雅芙:事实就是如此。
 
谁是你最忠实的朋友?
皮雅芙:我真正的朋友都很忠实。
 
万一你不能再唱了……
皮雅芙:我就活不下去了。
 
你会怕死吗?
皮雅芙:我更怕寂寞。
 
你祷告么?
皮雅芙:会。因为我相信爱。
 
职业生涯的最美回忆?
皮雅芙:每次幕拉起来的时候。
 
作为女人的最美回忆?
皮雅芙:初吻。
 
你喜欢黑夜吗?
皮雅芙:喜欢,但得灯光灿烂。
黎明呢?
皮雅芙:得有钢琴跟朋友在身边。
晚上呢?
皮雅芙:对我们来说,就是黎明。
 
想给女人什么建议?
皮雅芙:爱。
给少女呢?
皮雅芙:爱。
给儿童呢?
皮雅芙:爱。

相关文章